欢迎您光临雷火电竞官网!

雷火电竞官网 > 法律名人 > 乖乖还钱,基本解决执行难

乖乖还钱,基本解决执行难

时间:2020-01-06 20:59

图片 1

法院靠什么让“老赖”乖乖还钱

2018年万亿元执行款装进当事人口袋

政法战线要肩扛公正天平、手持正义之剑,以实际行动维护社会公平正义,让人民群众切实感受到公平正义就在身边。——习近平 “各级法院加大执行工作力度,着力破解执行难,受理执行案件2224.6万件,执结2100万件,执行到位金额7万亿元,同比分别上升82.4%、74.4%和164.1%。”3月9日下午,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召开第二次全体会议,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向大会交出了这份基本解决执行难的“成绩单”。 2016年3月,同样在人民大会堂,周强庄严承诺:“用两到三年时间,基本解决执行难问题,破除实现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藩篱。”两年过去了,人民法院基本解决执行难工作迈出了扎实的步伐。 推动形成综合治理执行难工作格局 最高人民法院执行局局长孟祥曾说,执行难会随着社会经济生活的发展变化而发展变化,其实质反映的是深层次国家治理问题。 执行难的表现形式多种多样,但总体上来说,可以归纳为四大难题,一是查人找物难,二是应对规避执行难,三是财产变现难,四是有效管理难。 2016年3月,最高人民法院在全国法院部署“用两到三年时间基本解决执行难”,制定工作纲要和实施方案,明确时间表、路线图。 “深化执行工作体制机制改革,坚决打赢‘用两到三年时间基本解决执行难’这场硬仗。”2017年11月,周强院长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报告全面深化司法改革情况时提出,人民法院积极构建综合治理执行难工作格局,党委领导、政法委协调、人大监督、政府支持、法院主办、部门配合、社会参与的综合治理执行难工作格局进一步发展完善。 据悉,地方各级党政机关高度重视执行工作,普遍将解决执行难纳入法治建设重点工作,有效形成解决执行难工作合力。在北京、河南等地多部门共同参与下,北京法院顺利执结全国首例万吨粮食异地执行案。 有效破解查人找物和财产变现难题 为破解查人找物难题,最高人民法院大力推进覆盖全国地域及主要财产形式的网络执行查控系统建设,通过信息化、网络化、自动化手段查控被执行人及其财产,极大提高了执行效率,实现了执行模式由传统向现代化的根本转变。 周强院长指出,过去五年,人民法院与公安部、银监会等10多个单位建立网络执行查控系统,通过信息化、网络化、自动化手段查控被执行人及其财产,共查询案件3910万件次,冻结款项2020.7亿元,极大提高了执行效率。 根据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发布的《法院信息化蓝皮书》,2017年,全国3500余家法院上线使用网络执行查控系统,覆盖面达到99.66%。湖南、福建、江苏、吉林、甘肃、江西、内蒙古等地地方性商业银行基本全部实现了网络查询、冻结、扣划功能。 为破解财产变现难题,人民法院树立互联网思维,探索实施网络司法拍卖。2016年8月,最高人民法院专门出台了网拍司法解释。 全国统一的网络司法拍卖平台自2017年3月上线以来,共进行网络拍卖36.9万次,成交额2545.3亿元,溢价率52%,为当事人节省佣金78亿元,在高风险的司法拍卖领域实现违纪违法零投诉。 不断健全执行管理体制机制 一项项新的改革试点,一个个艰巨的“破冰之举”。 例如,2016年,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确立了以推进执行体制机制改革为动力破解执行难的工作思路,提出了“一年大见成效、两年实现基本解决执行难,努力将上海打造成执行环境最好的地区之一”的工作目标,通过一手抓执行体制改革,一手抓专项治理行动,取得了成效。 人民法院不断健全执行管理体制机制,在浙江、广东、广西等地开展审判权和执行权相分离改革试点。建立执行指挥中心,推行执行案件全程信息化管理,四级法院执行指挥体系基本建成,执行管理模式发生重大变革。制定财产保全等15个司法解释和规范执行行为“十个严禁”等33个指导性文件,对群众反映强烈的案件挂牌督办,切实解决消极执行、选择性执行等问题。 2017年,最高人民法院制定了《人民法院办理执行案件规范》,涉及执行工作各个环节。“可以说是执行工作的‘百科全书’,切实加强执行工作规范化建设。”孟祥说。 强力实施联合信用惩戒 失信被执行人名单,是针对实践中采用各种手段转移、隐匿财产,逃避、规避、抗拒执行的被执行人,将其纳入到失信名单,再联合国家机关、社会团体、企事业单位对纳入“黑名单”的被执行人实施联合惩戒,不断压缩被执行人的生存空间,迫使其主动履行义务,维护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为平安中国建设凝聚起更加强大的精神力量。 周强院长指出,人民法院认真落实中央深改组部署,完善失信被执行人信用监督、警示和惩戒机制,建立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制度,联合国家发改委等60多个单位构建信用惩戒网络,形成多部门、多行业、多手段共同发力的信用惩戒体系。 在创新工作机制方面,江西法院建立“法媒银·失信被执行人曝光台”,河北、山西、内蒙古、青海等地法院开展专项行动,有效执结大量案件。 截至目前,全国法院累计公开失信被执行人信息996.1万人次,限制1014.8万人次购买机票,限制391.2万人次乘坐动车和高铁,221.5万人慑于信用惩戒主动履行义务。 同时,人民法院加大对抗拒执行行为惩治力度,以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判处罪犯9824人,“一处失信、处处受限”的信用惩戒格局初步形成,有力促进了社会诚信体系建设。

近年来正稳步推进的解决“老赖”、“法律白条”等问题的“基本解决执行难”工作,又取得了重大进展。

● 去年前11个月全国实际执行到位逾1.3万亿元

人民法院坚决如期打赢“基本解决执行难”总攻战

4月21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正在北京召开的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上获悉,当天,会议听取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研究处理对解决执行难工作情况报告审议意见的报告。据了解,在这份报告中,密集披露了当前推进“基本解决执行难”工作所取得的最新成果。

● 全国法院一年半网拍74万余次成交5014亿元

本报记者 张晨

比如说,报告介绍称,今年3月12日,最高人民法院向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报告:3年来,人民法院全力攻坚,共受理执行案件2043.5万件,执结1936.1万件,执行到位金额4.4万亿元,与前3年相比分别增长98.5%、105.1%和71.2%,解决了一批群众反映强烈的突出问题,促进了法治建设和社会诚信建设,“基本解决执行难”这一阶段性目标如期实现。

● 2018年以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判处7000多人

司法是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执行难则是阻碍实现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藩篱。2018年是人民法院“用两到三年时间基本解决执行难问题”的攻坚之年和决胜之年。为如期实现“基本解决执行难”的目标,全国法院依法惩治拒执犯罪、强化信用惩戒,运用网络查控、网络拍卖等信息化手段,充分提高执行效率和威慑力。越来越多的老赖从“花招百出”逃避执行转向自觉履行义务,“基本解决执行难”攻坚战取得明显成效。

具体来看,在推动“基本解决执行难”方面,又取得了哪些具体成就?

● 累计5亿人次网友在线收看“决胜执行难”直播

今年1.31万亿元执行款实际到位

对此,报告举例指出,严厉惩处拒不执行、妨碍执行犯罪行为。依法适用刑法关于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有关规定,通过公诉、自诉两种方式,加大对拒执犯罪的打击力度,2018年以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判处罪犯5159人。依法严厉打击非法处置查封、扣押、冻结财产犯罪,2018年审结此类犯罪案件390件。

□ 本报记者 张晨

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明确提出切实解决执行难,依法保障胜诉当事人及时实现权益。2016年3月13日,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在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上报告最高人民法院工作时庄严承诺:“用两到三年时间基本解决执行难问题”,向执行难全面宣战。

此外,报告还指出,最高人民法院持续推进执行信息化、智能化建设,取得新进展。

“‘基本解决执行难’攻坚战非打不可。通过这场战役,打出了声威,打出了士气,基本形成了具有中国特色的执行制度、机制和模式。”2018年10月24日,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向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六次会议作关于人民法院解决“执行难”工作情况的报告时说。

“战事”进入最后阶段,“战果”如何?

例如,网络查控系统取得新成果。截至今年3月,全国法院通过网络查控系统,冻结资金5087.6亿元,查询房屋、土地等不动产信息1810万条,车辆5909.2万辆,证券1496.3亿股,船舶232.9万艘,网络资金296.8亿元;网络司法拍卖进展明显。截至今年3月,全国法院共进行网络拍卖110万次,成交量31万件,成交额6863亿元,标的物成交率68.7%,溢价率61.3%,为当事人节约佣金213亿元。

2018年,“基本解决执行难”进入最后总攻冲刺阶段。按照最高法有关人士的说法,这一年,“基本解决执行难工作已经取得突破性进展”。

10月25日,周强向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报告人民法院解决执行难工作情况。报告称,2016年至2018年9月,全国法院共受理执行案件1884万件,执结1693.8万件,执行到位金额4万亿元,同比分别增长105%、120%和76%。2018年1月至9月新收案件608.3万件,执结537.6万件。

与此同时,为尽力解决被执行人确无财产可供执行、申请人陷入生活困境的两难问题,司法救助机制也进一步完善。

人民法院基本解决执行难工作取得了哪些突破性进展?是如何取得的?近日,《法制日报》记者就此进行了调查。

“2016年至2018年9月,全国各级人民法院戮力同心,4.07万亿元执行款实实在在装进当事人口袋里,近90%的法院已经或即将达到核心指标要求。”最高法审判委员会专职委员、二级大法官刘贵祥此前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时称,“基本解决执行难”工作已经取得突破性进展,人民法院有信心如期向党和人民交出一份满意的答卷。

报告指出,出台国家司法救助案件办理程序规定等规范性文件,发布司法救助典型案例,规范司法救助案件办理,充分发挥司法救助制度功能。去年11月以来,全国法院共发放司法救助金4.7亿元,惠及生活困难申请执行人3.1万人。

信息化让执行驶入“高速路”

最新数据显示,截至12月4日,2018年全国法院新受理执行案件732.4万件,执结673.4万件,执行实际到位金额1.31万亿元。

报告还着重强调,2018年10月24日至25日,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六次会议听取、审议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解决执行难工作情况的报告》,并进行专题询问,在历史上是第一次,具有重大意义和深远影响,充分体现了全国人大常委会对人民法院执行工作的高度重视和大力支持。

“你可以判我还钱,但我没财产”,几乎是所有“老赖”共同的台词。查清被执行人家底无疑是破解执行难案件的重要一环。

送必达,执必果,多方协调全面发力。数据显示,全国已有31个省党委、政府、政法委全部出台支持人民法院解决执行难、加强失信被执行人信用惩戒的文件,12个省人大常委会专门出台支持人民法院解决执行难的决定,多数省党委成立“基本解决执行难”领导小组、建立联席会议制度,将解决执行难纳入综合治理目标责任考核。

每日经济新闻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最高法建立“总对总”网络查控系统,通过信息化、网络化、自动化手段,在全国范围内查控被执行人及其财产。截至2018年9月30日,已实现与公安部、交通运输部、民政部、人民银行、自然资源部等16家单位和3903家银行联网,基本实现对主要财产形式的“一网打尽”。

33场全媒体直播活动累计5亿人次观看

在最高法推进建设“总对总”网络查控系统的同时,多数高级人民法院也在辖区内建设三级联网的“点对点”网络查控系统,实现对本省辖区“老赖”身份和财产信息的有效查控,形成对“总对总”网络查控系统的有力补充。网络查控“朋友圈”的不断扩大,基本实现对被执行人主要财产形式和相关信息的有效覆盖,实现执行查控方式的根本变革。

11月29日,最高法新闻局、执行局和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联合举办第三十二期“决胜执行难”全媒体直播活动,聚焦青岛“蓝色风暴”冬季执行专项行动,对青岛市市南区人民法院、李沧区人民法院、黄岛区人民法院、胶州市人民法院的5起执行案件进行了现场直播,1500余万网友实时观看了一堂生动的执行行动普法公开课。

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副研究员王小梅评价说,全国执行查询系统让执行工作驶入“高速路”,最高法“总对总”网络执行查控系统铺就的“国道”和高级法院“点对点”网络中心查控系统铺就的“省道”相互配合、互为补充。

截至12月6日,今年以来“决胜执行难”全媒体直播活动共举办33期,平均每期有1400余万、最多有5000余万人次在线观看,在线观看数累计超过5亿人次,决胜基本解决执行难微博话题阅读量累计3.3亿次,直播单场阅读量最高105万次,影响之广,可见一斑。

据统计,2018年1月至11月,全国法院新受理执行案件700余万件,执结670多万件,执行实际到位金额超过1.3万亿元。

“蓝色风暴”“江淮风暴”“草原风暴”……全国法院掀起的“执行风暴”,充分利用信息化手段,解决制约法院执行的体制机制障碍。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陈卫东分析说:“宏观上看,虽然执行案件收案量持续增多,但在法院执行力度不断加强、执行措施不断完善的情况下,执结增长率‘跑赢’案件增速,基本解决执行难的决胜态势已经形成。微观上看,执行难的成因是深层次、多方位的,解决执行难问题也必须从造成问题的各个方面入手。”

让群众切身感到“执行风暴”威力的,还有人民法院联合多部门实施的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和联合信用惩戒措施。不得坐飞机、乘高铁、住豪华酒店,不得贷款、新办公司,不得担任人大代表、政协委员……随着信用惩戒的覆盖方方面面,越来越多的失信被执行人选择主动联系法院,履行早该履行的义务。

找到财产后如何变现又是一道“拦路虎”。如何“降虎”?记者从最高法了解到,全国超过90%的法院为此实行网络司法拍卖。

“成为失信被执行人,差点让我失去竞选村支书的机会……”今年6月,福建省泰宁县杉城镇水南村的曹某公开竞选村支书,当得知自己因为名列失信被执行人名单,被限制参与竞选时,这可急坏了曹某,为了能继续参选,他主动联系执行法官偿还了35万元的债务。

最高法审委会专职委员、二级大法官刘贵祥告诉记者,从2017年3月网拍系统上线至2018年9月,全国法院网络拍卖74万余次,成交22万余件,成交额5014亿元,标的物成交率73.13%,溢价率66.24%,为当事人节约佣金152亿元,有效解决了财产变现难题。

全国法院针对失信被执行人的惩戒措施持续加码:今年3月,最高法等下发通知,限制“老赖”不动产交易;4月起,被北京法院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的“老赖”,将被限制参与京牌小客车指标摇号配置……2013年最高法建立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制度以来,与国家发改委等60家单位签署文件,对失信被执行人出行、购房、旅游、投资、招投标等方方面面进行限制,共计采取11类37大项150项惩戒措施,让失信被执行人“一处失信、处处受限”。

联合惩戒极大震慑“老赖”

今年以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判处7281人

查找财产、财产变现,只是破解执行难的手段之一。对于抗拒执行行为,依法惩治是必要的手段。

执行难,难在查人找物。昔日,干警依靠登门临柜的传统方式执行判决,既耗时费力、成本高昂,覆盖地域范围和财产形式也十分有限。

2018年,人民法院对恶意逃避执行的失信被执行人,依法适用司法拘留、罚款、限制出境等强制措施,坚决打击抗拒执行行为。

如今,依靠网络执行查控体系,最高法实现了对被执行人的银行存款、车辆、船舶、证券以及身份证、出入境证照、工商登记、人民币结算账户信息的查询。截至目前,网络查控系统已与公安部、民政部、自然资源部、交通运输部、人民银行、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等16家单位和3900多家银行业金融机构联网,实现了16类25项信息的查询。

全国法院针对失信被执行人的惩戒措施持续加码,让失信被执行人“一处失信、处处受限”。截至2018年年底,全国法院累计发布失信被执行人名单近1300万例,共限制1700多万人次购买机票,限制540多万人次购买动车、高铁票。2018年以来,以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共判处罪犯7000多人。

最新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10月,全国法院通过网络查控系统,为5848万案件提供查询冻结服务,共冻结资金3632亿元,查询房屋、土地等不动产信息663万条,车辆4941万辆,证券1160亿股,船舶166万艘,网络资金257亿元。

中国政法大学法治政府研究院院长王敬波说,人民法院通过联合惩戒不仅补齐了社会诚信体系建设的短板,对失信人产生巨大震慑,更对弘扬诚信意识产生积极影响,推动全社会形成诚实守信的氛围。

在过去,财产变现难,查找到的房地产、车辆、船舶、股权、证券等财产,需要评估拍卖。

2018年12月27日9时38分,一辆路虎豪车出现在浙江省台州市黄岩区交警大队指挥中心实时监控系统的大屏幕上。黄岩区人民法院执行干警立即通知交警拦截并赶往现场。这是第36期“决胜执行难”全媒体直播活动中法院、公安联合定位行踪抓“老赖”的一幕。

“传统拍卖模式周期长、成本高,暗箱操作、内外勾连现象更是让人民群众深恶痛绝。因此我们全面建立网络拍卖制度,使拍卖环节法院的各种人工操作被信息化程序代替,自我消除权力,革除弊端。”刘贵祥说。

2018年5月17日以来,最高法新闻局会同执行局按照每周不少于一期的频率,先后在山东、北京、江苏、浙江等地举办36期“决胜执行难”全媒体直播活动,向社会公众全景呈现人民法院决战决胜“基本解决执行难”的工作进展。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18年12月中旬,累计超过5亿人次网友在线收看。

从2017年3月网拍系统上线至2018年11月,全国法院网络拍卖88余万次,成交额5664亿元,为当事人节省佣金175亿元。

“全媒体直播凝聚了全社会打击‘老赖’的共识,让社会认识到,造成执行难的因素很多,既有社会诚信体系建设滞后、协作单位配合不到位的问题,也有因为经济风险导致的执行不能问题。”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研究员吕艳滨说。

对“拒执”情节严重的老赖追究刑事责任,则是“老赖”们面临的又一个“紧箍咒”。

须加快推进长效机制建设

12月6日上午,浙江省瑞安市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一起拒不执行判决、裁定案,被告人杨某因擅自出售安置留地、款项挪作他用,有能力执行而拒不执行,被判处有期徒刑九个月。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王成认为,“基本解决执行难”工作已经到了“滚石上山”的阶段,必须加快推进长效机制建设。

旁听庭审的在拘被执行人朱某说:“我已经深刻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我之前确实抱有侥幸心理,但是通过旁听了今天的庭审,我知道该还都是要还的,我一定会努力去履行义务,不逃避责任,给自己一个重新开始的机会。”

周强向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六次会议报告关于基本解决执行难工作时建议:完善执行立法,推动建立个人破产制度,畅通执行不能案件依法退出路径。

2018年6月5日,最高法发布依法打击拒执罪10大典型案例,会上,最高法执行局局长孟祥说,“刑事处罚对于破解执行难会越来越发挥出重要的作用。”

刘贵祥介绍说,下一步,人民法院将完善执行与破产衔接机制,加大司法救助力度,探索社会救助、商业保险救助等途径,依法有序分流解决终本库中的执行不能案件。

记者从最高法了解到,2016年至2018年9月,全国法院以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判处罪犯14647人,累计拘留失信被执行人38万人次,限制出境3.2万人次;特别是今年以来,以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共判处罪犯7281人,拘留13.4万人次,同比分别上升90.6%和11%。

执行团队模式改革、执行工作机制改革……一系列长效机制的构想,旨在全面提升执行工作规范化水平,让人民群众在每一起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

3年来29名执行干警牺牲在工作岗位上

2018年以来,最高法批复广东等地法院执行试点方案,扎实推进执行体制改革。河北省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打破行政区划,设立由中院统一管理的执行分局;上海、江苏法院设立执行裁判庭,审理执行程序中涉及实体权利的重大事实和法律争议……

周强向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报告人民法院解决执行难工作情况时承诺,人民法院将全力以赴抓好总攻阶段执行工作。继续加大执行力度,确保90%以上有财产可供执行案件法定期限内执结;确保90%以上终结本次执行程序案件符合规范要求;90%以上执行信访案件得到化解或办结。同时,加强积案清理,确保90%以上法院达标,近3年执行案件整体执结率超过80%。

如何做大司法救助金的“蛋糕”?各地法院也在不断探索。

目标达没达到谁说了算?

甘肃省嘉峪关市城区人民法院推行“法院+保险”联动,2018年7月28日,与法院签署合作协议的保险公司为30起案件的35名困难申请人发放救助金近35万元,为甘肃首例保险救助理赔案圆满画上句号。

刘贵祥告诉记者,最高法引入第三方评估机构,委托中国社会科学院等4个部门,联合13家新闻媒体、15名专家学者组成评估团体,对“基本解决执行难”工作进行跟踪评估,确保解决执行难效果评估工作的客观、中立和权威。目前,第一批次评估工作已经完成,第二批次评估工作正在有序进行中,本月即将开展第三批次评估工作。

法者,治之端也。完善执行立法,才能为解决执行难提供充分法治保障。

在案件执行过程中,多达40%的首次执行案件不得不暂以“终结本次执行程序”的方式结案,或因无财产可供执行,或因发现财产却不能处置,只能待日后发现被执行人有可供执行的财产再恢复执行。

近年来,一些人大代表呼吁尽快出台强制执行法,将执行程序、执行措施、被执行人义务、协助执行人范围、责任等具体化,完善顶层设计,巩固执行成果。2018年,强制执行法已明确列入全国人大立法规划。

近日,安徽省巢湖市中级人民法院通过动态查询和快速冻结,将两起“终本”数月的建设工程合同纠纷执行案件“起死回生”,执结到位近1700万元。在案件进入“终本”状态后,执行干警并未放松警惕,在2018年11月进行线上银行查控时,发现被执行人银行账户内流入大笔款项。执行干警立即向银行发出协助执行通知书,成功冻结扣划了1700万元,两案得以成功执结。

最高法有关部门负责人说,2018年,全国法院执行干警不分昼夜、无惧寒暑、不畏艰难,扎扎实实办好每一起执行案件,确保让人民群众真真切切感受到“基本解决执行难”的显著成效。

“一线的办案人员压力都很大,许多节假日是在工作岗位上度过的。”孟祥告诉记者,干警们夜以继日奋战在执行工作最前沿,三年来,有29名执行干警牺牲在工作岗位上。

在“基本解决执行难”的最后决战阶段,全国法院通过坚决有力的措施,推动执行质效稳步提升,同时积极推动社会诚信体系建设和破产、保险、救助等制度完善,谋划解决执行难的长效机制。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